江志強:中國電影真正的黃金時代尚未到來

暑期檔《捉妖記》的成功,再次把《捉妖記》出品人香港知名電影制片人、發行人,安樂影片公司總裁江志強推向臺前,這位衣著樸素,雙肩包不離身,總是坐經濟艙的電影人曾經一手制作了《臥虎藏龍》,幫助張藝謀開啟了華語電影的大片時代。面對《大眾電影》提出的眾多問題,江志強坦言商業電影沒有秘訣,做觀眾喜歡的好電影就是他的目標,而中國電影真正的黃金時代就是未來十年。

 

ji

江志強,華語電影知名發行人、制片人,安樂影片有限公司總裁,在1980/90年代曾先后將《天空之城》《煙》《地下》《破浪》《壞孩子的天空》《談談情、跳跳舞》等世界各地的藝術電影引進香港,并在制作和發行上支持田壯壯、何平、黃建新、李安等導演的創作。1999年江志強制作發行了《臥虎藏龍》,在北美市場獲得巨大成功,其后制作、發行張藝謀的《英雄》和《十面埋伏》同樣反響強烈,被認為一手締造了華語電影的大片時代,海外發行華人第一,曾當選《時代》雜志 “亞洲英雄”,近年來作為制片人,推出過《寒戰》《風暴》《北京遇上西雅圖》等熱賣電影。

《捉妖記》:劇本百分之百拍出來了

Q:如果一部電影以百分制打分,你給《捉妖記》打多少分?
A:對我來說我當然覺得是很滿意了,打滿分。這個電影經歷了很長時間,我覺得最后出來的這個版本,跟我們第一天劇本確定,我想象中的東西是百分之百拍出來了。我們做電影的通常都很主觀,如果我不相信這個東西我就不會拍,我拍得不好我就不會拿出來。你想想,如果我花了這么多錢,如果我不滿意我為什么拿出來給大家看,為什么我不做得更好呢?

Q:在你眼里,《捉妖記》是一次對市場的精準判斷還是對市場的一個測試?作為一個制片人,是否有考慮過《捉妖記》的風險?
A:我對這個市場有信心,這是第一,但這個題材是一個嘗試。我三年前就說過。當我看到烏爾善的《畫皮2》票房超過7億元人民幣,我覺得中國電影市場起來了。我愿意冒風險去拍《捉妖記》,請許誠毅導演過來拍電影,我從來都知道會很貴,因為他習慣美國的標準。但是我是相信有這個市場才去拍。如果你問我風險的話,我認為風險在題材,中國電影市場從來沒有打合家歡招牌的電影,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風險。因為一部電影很難能夠讓6歲到60歲的觀眾都喜歡。美國漫畫電影很厲害,但是美國40歲以上的觀眾基本不看漫畫電影,勉強有一部電影真的做了6歲到60歲觀眾都愛看的是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動畫片當然是合家歡的,但我相信觀眾過了35歲就很少看了。

Q:有評論認為《捉妖記》就像是一部好萊塢的動畫電影一樣。
A:我完全不覺得。你對許誠毅這么說,他會很生氣的,他會說自己想盡辦法脫離美國電影的影響,你卻說我是一個美國電影。客觀說可能會有一點影響,我也不否定別人的評論,但我知道我們和導演參考了很多《山海經》《聊齋》等傳統著作。我們在創作過程中完全是盡力避開西方元素,影片的所有音樂、音調都是東方色彩的。

Q:拍攝《捉妖記》在制作上遇到了哪些新的困難和前所未有的情況?
A:這個電影是我制作以來耗時最長的一部電影。前后用了7年,我很少用這么多年去拍一部電影。往往都是四、五年,《捉妖記》這樣的題材必須要用特效,必須要做很長時間,但是《捉妖記》有一個優勢,我們這個電影類型從來沒有過,也不擔心人家搶在你前面。而且大家都不太重視我們拍的這個電影,我也不是什么大制片人,我們拍了7年都沒有什么人留意這個電影。

Q:你說過要把《捉妖記》做成系列IP的開發,現在有什么打算嗎?
A:現在影片很成功,我們肯定會去做,但還沒有具體計劃,等導演路演回來,大家會坐下來討論,到底怎么開發《捉妖記》,要慢慢想清楚,起碼要對得起觀眾,要想辦法做好它。我們在故事里留了很多空間,但沒有再往前想,需要看觀眾究竟喜歡哪一個,比如說觀眾喜歡井柏然和白百何這條線,我們可以從這條線發展,他們兩個上路,找爸爸,會碰到什么事情。胡巴的成長,未來會碰到什么問題,又一條線。還有妖的空間,妖界大亂,妖會統治人間嗎?竹高和胖瑩又是一條線,但是具體怎么樣,真的要聽聽觀眾的反應,然后我們再去想。最早影片討論劇本的時候,結尾就是天蔭、小嵐跟胡巴一起上路,但導演不覺得這是一個好的結尾,他覺得電影應該給觀眾空間和留白。

判斷市場:我總是跑得太快

Q:目前中國的暑期檔票房創下了周紀錄,同時有《捉妖記》《煎餅俠》《西游記之大圣歸來》三部票房和口碑都非常優秀的影片出現,你覺得好的作品紛紛出現,是否意味著中國電影市場的成熟和進化?
A:前些年說中國電影有賀歲擋,現在多了一個暑期檔。其實我相信這三部電影是互相幫助的,三部影片共同把這個市場調動起來,我看到很多觀眾去影院,看完一部又看一部。這個現象我很早就知道,很多人都告訴我,《煎餅俠》是個好片,我說最好是好片,最擔心的是不好。觀眾看完一個爛片就不想再看了。如果你有留意,觀眾看過一個好片,在離開影院的時候,他會看下還有什么電影可看。如果他看了一個爛片,通常就直接走了,有好片才能把這個市場帶起來。

Q:這是否意味著中國電影人在逐漸掌握商業電影的制作規律了?
A:我一直說其實電影沒有必要講制作成本,也沒有必要講什么類型,什么IP不IP,戰爭片還是動作片。我很早就說電影市場只有好電影和爛片,不分美國片、中國片、動畫片,也不管你花多少錢做特技,經驗告訴我,好看,觀眾就會買單。

Q:你如何判斷當下的中國電影市場發展趨勢,如今的主流觀眾群體和觀影需求?
A:其實我經常都說自己總是跑得太快。我拍《臥虎藏龍》(2000)時候本來針對的是中國市場,結果那時候中國沒有太多票房,而且盜版太厲害,我們最后被盜版滅了,海外市場救了我。但是我再拍一部《英雄》(2002)就打開了國內市場,《英雄》證明我的眼光沒錯,中國是有市場的。幾年前我相信中國電影有春節檔,做了一部《霍元甲》(2006),主打春節檔。結果沒有太多票房,因為那時候大家都忙著乘火車,時間花在路上,回到家里都不去影院,都陪家人,所以影片的票房不成功。后來有了高鐵,半天就到家了,會陪家人去看電影,有了春節檔,我又走在了前面。
我拍《不能說的秘密》(2007)時,主打受眾是學生群體。我覺得周杰倫的電影學生一定會去看。結果我們去大學做宣傳,沒人看,學生都在看盜版。現在學生有錢了,都去看電影。現在《捉妖記》打暑期檔,被我打中,恰好學生剛剛放假,要找一些東西消費。所以電影就是這樣,永遠都在變,抓不到,要碰,運氣好了就碰到,運氣不好就碰不到。

Q:你覺得做電影運氣成分是非常大的?沒有特別好的秘訣?
A:沒有秘訣的,有秘訣我就不用坐在這里了。最重要的是電影要勇于創新,勇于嘗試。這是作為一個電影人必須有的特質。

Q:你覺得現在中國電影的觀眾是以年輕人為主嗎?面對越來越年輕的觀眾,那電影人在創作上是否也會注意他們的口味?
A:完全是,而且觀眾越來越年輕。我覺得電影一定要把故事講好,關鍵問題是每一部電影一定要鎖定一個觀眾群,《捉妖記》目標觀眾定位6歲到60歲。但是《北京遇見西雅圖2》從來都沒想過給6歲的觀眾看,這部電影的目標觀眾大概是18歲到35歲。50歲的人不會看《小時代》,但是喜歡《小時代》的人全部都看了兩遍,對影片的受眾來說,影片好看就行。我覺得做電影不要貪心,把影片做好就行,我們不需要每部電影都去創造什么票房紀錄,比如我去拍一些低成本電影,票房有兩、三億元就很好了,我拍電影永遠都不會給自己票房壓力。我覺得拍電影怎樣去創作不同的東西,帶給觀眾心理上的滿足,比錢重要。

Q:當下中國電影有一股IP熱,有眾多的暢銷小說被改編為電影,你如何看待這個現象?
A:我覺得IP非常重要,我們去發展IP,其實是鼓勵更多人去創作IP。但是我覺得電影公司不應該盲目追求IP,很多公司買了IP也不做,在那等。我覺得拍電影的人有責任去創造IP,應該兩條腿走路,不能單靠買IP。
海外發行:中國文化還尚邊緣

Q:海外發行:中國文化還尚邊緣近幾年好萊塢電影在中國電影市場的票房屢創新高,你覺得好萊塢電影是否培養和影響了中國電影觀眾的口味?未來中國商業電影的趨勢是否一定是向好萊塢電影靠攏?
A:不一定。美國電影有很多分類,現在漫畫英雄電影很成功,全球的年輕人都看,但我覺得這些電影將來不會主導中國市場,因為我們拍不了漫畫英雄電影,我們自己拍一個《蝙蝠俠》出來,肯定沒人看。將來中國的電影都會運用美國的特效來拍中國的故事,這樣才可以跟美國電影競爭。而且我覺得中國電影會更好,《捉妖記》這樣的電影以后會拍得更好,會超越美國的電影。
我舉個例子,在韓國和日本、德國和法國,最賣座的電影都是本土電影。韓國有4000萬人口,有些韓國電影可以做到2000萬人去看。但是可能兩年只出現一部這樣的電影,但最高紀錄一定是本地電影,因為它可以把自己的觀眾群擴大到6歲到65歲,這點美國電影永遠達不到。另外本土電影能夠讓觀眾看兩遍三遍,比如愛情電影,這也是一種方向。

Q:內地政策對進口影片的限制和國產電影的保護是否至關重要?過快的開放是否會讓內地電影重蹈香港、臺灣電影的覆轍?
A:我覺得市場早晚都會放開,現在中國電影已經這么強大了,影響不會太大。

Q:華語商業片在中國的票房成績已經不輸好萊塢大片在北美的票房成績,但好萊塢電影能夠在很多國家上映,你覺得像《捉妖記》這樣的電影是否有機會在國際市場發行?目前中國電影國際版權賣得不好的原因是什么?
A:《捉妖記》的國際版權都賣出去了,只是價格不高,我不覺得這個電影在海外會是個很賣座的電影,因為有語言的問題,中國語言和中國文化在全球范圍看,還處在很邊緣的地位,在電影消費領域,唯一被年輕人廣泛接受的中國文化只有動作和功夫,《捉妖記》雖然賣的錢少,我也要賣,我不要太多錢,我就希望起碼讓觀眾接觸到不同的電影,除了影院還有DVD,還有網絡,還有電視。我看長遠一點,但是目前中文文化在全球范圍看跟英語文化還是沒法比。

Q:但是之前華語電影有成功的案例,比如說《臥虎藏龍》和《英雄》。
A:李連杰主演的《霍元甲》在海外也賣得很好。外國觀眾看《臥虎藏龍》看《英雄》都是看動作,看場面,看功夫。我推《霍元甲》的時候也很成功,可是后來我做《蘇乞兒》《黃飛鴻》都不太成功,原因我自己也不清楚。

中國電影:未來十年,年年黃金

Q:你一直支持第五代的創作,也曾和張藝謀合作開啟了中國大片的時代,你如何看待第五代導演陷入藝術和商業矛盾中的現狀?
A:我覺得第五代導演比現在導演的能力高一百倍。第五代最大的問題是他們有包袱,他們有一些歷史包袱在身上,現在你去告訴他們,因為現在拍電影、看電影的人都是年輕人,需要讓他們把自己的想法放下來,為這些年輕人去服務,拍一些他們喜歡的東西,他們做不了。沒辦法,我不覺得他們會去做這樣的電影。我覺得張藝謀的《歸來》好得不得了,但是年輕人就不買賬。是不是張藝謀應該拍一個年輕人喜歡的《歸來》呢?我相信他一定有能力做,但他可能覺得放不下這個包袱。能力、眼光、視野,第五代都非常厲害。陳凱歌的《道士下山》我很喜歡,我們懂電影的來看,覺得是真的大片。但問題是跟年輕人有一些距離,以前張藝謀拍《英雄》的時候也沒有年輕人看他的電影,當時都是30歲以上的人才看。為什么我要由你牽著我的鼻子去拍你們喜歡的電影呢?你說《歸來》拍得不好嗎?超棒,我覺得應該拿奧斯卡獎。

Q:前一陣陳凱歌接受采訪也說現在有很多東西是自己沒法控制的,是否可以說第五代已經慢慢地開始退出中國電影舞臺的中心位置了。
A:我覺得不能這樣說。我覺得他們的問題是被票房綁架了,《歸來》3億票房,對我來說很好了,對于電影來說也賺錢。《歸來》全球都能賣,全歐洲都叫好,在很多地方鞏俐都被選為最佳女主角,藝術電影能夠叫好叫座,作為一個演員,作為一個導演夠了,你還要求什么?為什么你還要求《歸來》20個億票房呢?華語電影現在有點唯票房論,我從來不這樣認為,票房好不一定是好電影。我覺得第五代被票房限制了他們的想法。

Q:國內涌現出的年輕導演如寧浩、徐崢、烏爾善近兩年都取得了很好的商業成績,你覺得中國電影是否正在經歷更新換代。
A:沒有,不能永遠都是拿票房來說事。我覺得現在張藝謀、陳凱歌等第五代導演,從來沒停止過拍電影。寧浩兩年拍一部電影,烏爾善三年拍一部電影;張藝謀一年拍一部電影,陳凱歌一年拍一部半。他們商業上成功是因為年輕導演永遠都比較懂得年輕人要什么,懂配合年輕人的喜好,但我覺得未來不一定就屬于烏爾善和寧浩,說不定更年輕的,像大鵬這樣的導演會在商業上更成功。越來越年輕的觀眾在主導這個市場,如果你拿票房衡量,越是年輕可能越成功,因為越接近觀眾。

Q:你也一直特別支持挖掘新人導演,你覺得中國電影有實力的新人多嗎?對中國電影的未來有什么判斷?
A:有實力、有才華的新人非常多。不多為什么今年好得這么厲害呢?肯定非常多。至于未來,我覺得中國電影真正的黃金時代尚未到來,未來十年的中國電影,每一年都是黃金時代,會越來越黃金。

Q:你也投資藝術院線,比如北京的第一家藝術院線百老匯電影中心,現在那里能夠盈利嗎?
A:貼錢。這個東西我說了很多遍,這種情況應該要改變。中國現在不缺商業電影,缺的是藝術電影。缺乏的是婁燁、王小帥這樣的導演。他們應該越來越被觀眾認同才對,如果不把他們的電影做好,中國電影的發展就不健康。

Q:目前中國電影的產業政策上,你覺得有什么是必須改變的?
A:分級制的建立,我覺得是必須的。

Q:你經歷過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1990年代的香港電影曾經非常鼎盛,后來突然垮掉,你覺得主要原因是什么?
A:是爛片的沖擊。大家當時看事情都太短淺,一個演員一天可以同時拍兩三部電影,同一個人接了八種戲,大家目光都太短線了。當年只出爛片沒出好片,所以觀眾就不看了。爛片毀滅了香港電影。所以我覺得中國電影不能拍爛片,你拍一部兩部爛片沒問題,但是起碼你要拍幾部好片。

Q:業內一直認為中國電影缺乏好制片人,作為一名資深制片人,你覺得一個優秀的制片人應該具備什么樣的素質?
A:看劇本,看爛片。看200部爛片,讀一萬個劇本,你就能當制片人了。

 

0 條回復

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